清澄

瓶邪本命,洁癖拒拆逆。老张迷妹一万年。

《死亡游戏》的tag最近好像不能打,一打文就被屏蔽,点进去看看tag似乎也被删除了= =|||||

最近和谐风很盛,过些日子我再试试吧,心好累……

2017-08-28

《死亡游戏》74.(原著风HE)

74.

(总是莫名被屏蔽,心累)

吴邪没有落到地上。

在那一瞬间,他做了一件事,这件事难度系数简直可以突破天际,以至于事后每每回忆起在青铜门后的种种,吴邪自己都觉得那一刻的自己简直像开了挂,这个牛逼足够他吹整个下半辈子,半点不需要谦虚。

就在失重的一瞬间,他忍着腿上的剧痛,没有发出一丝声音,鬼使神差的就摸上了挂在腰间的豹筋,随手就甩了出去。

四周都是伸手不见五指的黑暗,这一下能甩到什么位置上,说句不好听的全看脸。可能终极觉得他脸长得还算顺眼,这一下也不知道缠在了哪个位置上,竟然真的固定住了。

黑暗中,吴邪像个飞鼠一样,一动不动的贴在了岩壁之上。

他无法确定对方是不是有一定的方法发...

2017-08-28

【瓶邪】《死亡游戏》(原著风HE,章节数请看前一章自补)

黑暗之中,时间仿佛是停滞的。

最开始吴邪和胖子时不时的还怼上几句,到后来,就没有那多余的力气开口说话了。四肢似乎已经麻木到失去知觉了,只能机械的重复着往下爬的动作而已。

只有闷油瓶还游刃有余,默默的带路,不过也没有离吴邪太远,保持着一个随时可以过来救援的安全位置。

为了节约电池,吴邪和胖子身上的照明装置早就关掉了,黑暗中,两个人就跟着闷油瓶身上那点明晃晃的白光赶路。

这样爬也不是办法,这悬崖底的深度有点吓人,再这么下去没准他.娘.的能爬到地心中央去。

吴邪匀出一点力气分给嘴巴,正要开口问闷油瓶还要多久,结果前方的白光突然停住了。紧接着,他腰上和闷油瓶绑在一起的那条登山绳被人轻轻的弹了...

2017-08-21

死亡游戏更新怎么都被屏蔽……连图片都屏蔽。我这么清水文也会被屏蔽吗啊啊啊啊……网易果然不爱我

2017-08-21

【瓶邪817发糖组】青山不改,绿水长流

瓶邪817发糖组:

各位同好家人们,今天是我们奔向第十三年的第一天啦!


这一次的“瓶邪817发糖组”活动也算是圆满的完成了~不知道大家吃撑了没有呀!!甜到没有呀!!XD


官博第一次办,有很多疏忽和考虑不周,给所有参加的太太和收看的小伙伴们真诚的说上一句,感谢。


尤其是,能够有幸邀请到很多、从刚入圈开始就在读她们的文字的太太。本来只是想要做独乐乐的小活动,但因为有她们的加入使得活动更加的精彩、也加倍有了要做好的决心。所以就呈现出了现在的这样子~“独乐乐不如众乐乐”啦。


接下来是解密时间!有关tag,其实八个字连在一起是“养鸡挖墓,携手致富”。不知道...

2017-08-18

【瓶邪发糖组】《回响》(忆苦思甜,老张视角)

(梗来源于三叔十年大结局,吴邪在青铜门前关于小哥其实是石头人那个噩梦)

念念不忘,必有回响。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
1.


地底深处,静寂无光。

年轻人倚着石壁坐着,头微微仰起,似乎是在看天,然而这里没有天空,只有化不开的浓稠黑夜。

一切都是静止的,没有光亮没有声音没有一丝生机,什么都没有。若是换一个人此时必然已经被这黑暗击垮,而对于年轻人来说,这里和别的地方没有什么两样,或许比很多地方还要好一些,至少没有阴谋与利用,没有杀戮与血腥。

哪怕黑暗,也是纯净的黑暗。

他不知道自己在这里有多久了,几小时抑或几天。

他不知道自己还要继续在这里待多久,十年,抑或百年。

2017-08-17

【瓶邪】谁他妈亲我(重启南京篇衍生小段子,接66章)

闷油瓶一通暴力施救,把胖子和刘丧毫不客气的一顿折腾,胖子算是悠悠转醒,看了看我们两个,有气无力的说道:“谁他妈亲我。”

我他妈当时就下意识瞄了瞄闷油瓶。

胖子肯定是脑袋还糊着,否则肯定不能这么猪队友。

我他妈就是帮他吸了吸耳朵,现在想来还是挺恶心的,这么恶心的事亲兄弟都未必下得了嘴,亲兄弟都没我亲。明明是很纯洁的革命友谊,闷油瓶在一边我就是莫名心虚。

当然闷油瓶肯定不会误会我和胖子有什么,但是这种送上门的借口是个男人就不会拒绝,没准儿借题发挥夜深人静的时候来点什么play。

我看着胖子,偷偷指了指闷油瓶,意思是你他妈为了兄弟的菊花着想也少说两句吧。

我不知道胖子看懂了没有,不过他还...

2017-08-09

lofter的敏感词好迷,特意给三叔活动写了个小短篇凑热闹,结果怎么都发不出来。= =|||||||

2017-08-04

《死亡游戏》72.(原著风HE)

72.


(个人秀不要急,Boss还没出现呢。)

情绪有时像个圆环,激荡到某个点时又能莫名其妙的突然冷静,平静与疯狂只隔着一个点,稍有不慎,万劫不复。

吴邪鼻音极重的哼笑了一声:“你.他.娘的把话说清楚。”

张起灵看着他,唇微微翕动了下,似乎想说什么,然而就在这个瞬间,他深黑的瞳孔骤然一缩,手里的手电筒往吴邪怀里一砸,抽出刀,整个人像是猛然扑向猎物的黑豹,一下子蹿了出去。

这一系列动作在一瞬间一气呵成,快到吴邪几乎只感受到了脸前的一股劲风,他有点懵的看了看怀里突然多出来的手电筒,这才反应了过来。 

胖子在这种时刻永远比吴邪多点觉悟,他飞快的背起靠在一边的小花,拽了一把吴...

2017-08-01
1 / 17

© 清澄 | Powered by LOFTER